塞黑队离开在德国的驻地比勒贝克的前夜,下了一夜的雨。每天早晨第一个走出维森堡酒店的佩特科维奇,从地上捡起了几片被雨水砸落的树叶放在手里端详了好久。酒店周围的每棵大树都有十层楼房那么高,平时看大那些树叶高高在上,碰不到摸不得的,可是一阵风雨过后,却又被人踩在脚下再也爬不到枝头上去……